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蟾蜍】(17-18)

  十七。
  我又往前快进了录影。
  就在今天早晨,何树愧先起了床,而且精神矍铄,胯间的肉棒晨勃了起来,
昨晚耗费体力的交媾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他看到侧躺在身边撅着屁股好像还在等着他进入身体的老婆,不由得咧嘴坏
笑了一声,伸手掰开了老婆的肥臀,低头凑上去闻了闻女人的屄穴,虽然经过了
一个晚上,但女人的肉穴依然是湿淋淋的,大腿根残留着大片自己乾涸的精斑,
於是何树愧握着自己的肉棒,拨开女人软踏踏的阴唇,腰部一挺便再一次插进了
老婆的肉穴里。
  还在沉睡中的老婆感觉到有东西进入了自己的下体,不但没有躲闪,而且还
抬起了屁股迎凑了上去,嘴里梦呓般的喃喃自语,样子甚是可爱动人,像一个在
丈夫怀里撒娇邀宠的小妇人一般。
  何树愧看到老婆的神态,心底唤起了男人对女人的爱怜和宠倖,将老婆压在
了怀里,身下的肉棒并没有动,而是静静的插在女人的阴道里,享受着女人肉穴
带给自己的温暖、滑腻和紧握感。
  男人的体重把老婆从睡梦中唤醒,朦胧中感觉到了男人宽厚胸膛的热力,和
自己下体的充实感,回头沖身后的男人娇宠般的笑了笑。
  这个笑,深深的刺疼了我。
  我在心里为老婆的这个笑找了一千多个理由:或许老婆刚从睡梦中醒来,没
有意识到身后的男人是侵犯侮辱了她整晚的男人,或许她连自己都不会想到会对
侵犯者报以这样的微笑,或许老婆已经臣服于这个男人,开始喜欢被他玩弄并进
入自己的身体?
  昨晚还视对方如仇敌,势不两立的老婆,经过一晚上高潮迭起的抵股交欢,
就让她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么?她的态度转变之快让人无法接受,难道真的是通往
女人心灵的捷径是阴道嘛?!
  对於老婆的转变,我无法理解,甚至看着眼前这对沉溺於床笫之欢的男女,
我的精神开始有些错乱了。
  「能轻点嘛?下麵有些痛了。」老婆轻柔的说道。
  「知道痛了。俗话说:让女人知道痛的男人,女人才能记住他。所以,以后
不怕你不来找我肏屄,嘿嘿……」何树愧坏笑着说着,大手握着老婆柔软的乳房
揉弄着。
  「嗯哦!」老婆从鼻子里腻腻的发出声响,仿似在拒绝,又仿似在应诺,往
何树愧的怀里又萎了萎。
  何树愧看到老婆的娇态,不由得伸手撩开了老婆额前的刘海,两人四目相对,
何树愧吻在了老婆的双唇上,男人厚重的舌头挑开了女人洁白的牙齿,在女人的
嘴巴里肆意的搅动,当捕捉到女人的香舌的时候,好像捉到了猎物一样,紧紧的
缠绕上去,带动着女人的香舌在口腔里翻滚着。
  而老婆不曾经历过男人如此强悍热烈的亲吻,屏息感让她大张着嘴巴,被动
的吞咽着何树愧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她想推开眼前的男人,但男人像堵墙一样
压在身上巍然不动,她只能放弃挣扎,默默的承受,而充实的下体却传来了一阵
阵触电般的麻酥感,不由得抬臀向上挺动迎合起男人的肉棒。
  「是不是很想让我肏你?」何树愧离开了老婆的嘴唇,坏笑的看着娇喘的老
婆。
  「嗯,痒……」老婆的声音娇柔如丝的回答道。
  何树愧看了老婆一眼,没有再进行动作,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他突然从
老婆的肉穴里拔出了自己的阴茎,翻身下了床,穿起了衣裤。
  不明就里的老婆从迷离中清醒过来,屄穴里突然的空虚,让她错愕的看着眼
前这个铁塔般健硕的男人,张大的嘴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
  「你想让老子肏你老子就得肏你,你的贱屄痒痒了,那要看老子有没有心情
愿不愿意肏你。」何树愧快速的穿好了衣服,眼神鄙夷轻蔑的看着床上满是疑惑
表情的老婆。
  何树愧从裤兜里掏出了五十元钱,单膝跪在床上将脸凑近老婆,晃着手中的
钞票,拍打着老婆已是满面红晕的脸颊。
  「你知道嘛?你现在这骚样比妓女还下贱!这些钱是给你,算是你陪老子睡
一晚的卖屄钱,只能这么多了,你一晚上也就值着五十块,哼哼……」说完,何
树愧狠狠的将钞票甩在了老婆的脸上。
  还没等老婆反应过来,何树愧像一个征战告捷的国王昂首迈步,得意洋洋的
走出了家门,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随着一声「砰」的巨响,老婆这才从恍惚中如梦初醒,先是直挺挺的坐起了
身子,静待了一会,品味着刚才何树愧言语中对自己的羞辱,然后哇的一声放声
号哭起来。
  委屈,失落,懊悔,不甘……被轻蔑,被玩弄,被侮辱的感受一起涌向了她
的心头,致使她的情绪达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哀嚎的哭声像一道闸门,宣泄着这
些複杂情绪带来的痛苦不堪的折磨。
  老婆耸动着圆润白皙的双肩,双手捂着满是泪水的面颊,像一个被欺淩的孩
子一样歇斯底里的大哭着,让人看了揪心般的痛疼。
  老婆做梦也不会想到昨晚还在自己身体里纵情享乐的男人,今天自己正在准
备放弃女人的矜持和尊严委身於他,和他一起共用鱼水之欢的时候,这个男人竟
然将自己像丢垃圾一样轻易的抛弃了,这种屈辱感让一个情感正常的女人是无法
接受的,从而转化成为了一种在精神上对情感的毁灭性打击,除非这个女人很下
贱,只是为获得金钱而为男人服务的妓女才不会在乎。
  当墙上的挂钟敲响了七下的时候,老婆渐渐地平复了自己崩溃的心情,起身
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开始收拾昨晚自己被羞辱后的残局。
  老婆看到床单上已乾涸的体液混合物的时候,又勾起了她痛苦的回忆而嘤嘤
抽泣起来,然后她做出了让我震惊的举动,老婆竟然像母狗一样爬了上去,一边
哭泣着,一边贪婪的闻着,伸出舌头舔着这些污浊的液体。
  当老婆深深的嗅完最后一口的时候,身体疲倦的依靠在床边,含着泪水的大
眼睛里绽放出了一丝满足和诡异的笑容,让人看了汗毛直竖,后脊樑一阵阵发凉。
  然后,老婆收拾妥当以后,就跟我回来看到她的样子一样,面无表情的呆坐
在沙发上,像在思考着什么,但眼神又是那么的空洞,虚无缥缈。
  看完这些,我的心情酸痛中夹杂着一丝丝兴奋,对老婆承受的这些痛苦更是
懊悔万千,深深的自责着自己,当初不该为了一时的欲望快感而迈出的那可怕的
一步。
  於是,我决定等晚上老婆下班回来,和她好好谈谈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让
我们共同承担这些欲望的恶果,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相互理解就能解决掉
这些棘手的问题,何况我们还有十几年的感情基础。
  就在我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一阵刺耳的电话铃惊醒了我。
  电话是我们公司副总打过来的,焦急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不满,通知我,
由我们公司供货的在临省某地的移动基站大面积瘫痪,要我马上跟随公司的维护
团队去亲临现场解决问题。
  我懊恼的挂断了电话,心里咒骂着为什么事情都赶到了一块,平时一点问题
没有的基站怎么会大面积的瘫痪,我一边心思着,一边给老婆挂了电话。
  通话后,我简单的说了我要出差的原因,而老婆却语气平静的叮嘱了我几句,
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这让我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正当我想再说些什么的
时候,老婆说她这里很忙,便挂断了电话。
  於是,我无奈的挂了电话,收拾了行囊急匆匆的赶去了公司。
  十八。
  在我出差的这段时间,晚上闲暇时段和老婆通过几次电话,老婆的语气依然
是那样的平静如水,想和老婆视频沟通也被拒绝,她说想静静,有些事情要考虑
多些,既然老婆不愿意交流,我也只能作罢,不鹹不淡的撤了会家常。
  最后一次和老婆通话是在我回去的倒数第二天,在电话里告诉了她我回去的
时间,老婆的语气依然很平静,只是嗓音有些暗哑,有点感冒的样子,我关心的
叮嘱了她几句,而老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我路上小心,快点回来。
  我感觉老婆的语气中充满了妻子对丈夫的关心和期盼,撂下电话心里有些暖
暖的,想早日回到那个让人又爱又痛的家,早日拥抱因一时冲动而被伤害的妻子,
多给她一些呵护和温暖,使我们一起尽快的走出这段痛心的阴霾。
  在回去上飞机的时候,我又给老婆打了电话,但老婆的手机显示关机状态。
我没多想。
  到家正是傍晚时分,老婆肯定在家,站在楼下我竟然有些小激动。我快步来
到,想给老婆个惊喜便自己掏钥匙开门进了屋。
  家,依然被老婆的收拾的井然有序,但让人感觉这个房间有些时间没人住了,
桌面上落了一层薄薄的花毛。
  我喊着老婆的名字,里里外外的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老婆的影子。我纳闷的心
思着:这个点不在家做饭能去哪儿?难道加班或者出去逛街了?
  正当我要掏出手机给老婆打电话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张
便签纸。
  我拿起便签纸,映入眼睑的是老婆娟秀的字迹:老公:对不起!我要离开你
和儿子啦,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和无奈!
  从我们开始的这段性爱游戏中,我发现我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那个男孩,
他让我看到了本来的我,原始的我,快乐的我,他让我感知到自己的存在,本真!
毕竟人只有一辈子,我不想再浑浑噩噩的欺骗自己。
  我喜欢和他们一起,是他们打开了我心灵的枷锁,将自己的另一面展现的淋
漓尽致,那才是我内心渴望的生活,也只有他们能赐予我这种生活,所以,我不
得不和他们在一起,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吧。
  我知道这只是一段孽缘,爱和性这个东西太难以捉摸。所以,老公,请你不
要自责和难过,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也并不是你做的不够好,而且我还要感谢
十几年来你给予我的呵护和温暖。
  对不起,老公!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和我们的儿子,
或者你将来能找到一个比我好百倍的女人。还有,请不要找寻我,这里已经不再
属於我了,未来的路不管多么艰难,我都要走下去,请你谅解!
  至於我们的儿子,希望你能用自己的方式婉转的向他解释我们之间所发生的
一切。也许他现在不会明白,但在不远的将来他肯定能理解妈妈的的做法,谢谢
你!敬上!
  当我颤抖着双手捧着这薄薄的纸片看完的时候,却觉着它沉重如钢,字迹逐
渐模糊,我的眼泪劈里啪啦的打在了纸片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心一点一点的往
下沉,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腿上像灌了铅块一样。
  待我恢复了些知觉和意识后,转身疯狂的向楼下奔去。
  当我沖进何亮家的时候,看到的是空空的房间以及遍地的纸屑和垃圾。何亮
家已是人去楼空。
  窗外的北风呼啸而去,更显得淒凉而悲楚。
  我拿起电话给老婆医院的办公室主任打过去,却被告知老婆早在五天前就递
交了辞职信,并在三天前已经将辞职手续全部办妥了。而且有同事们问起她的去
向,都被她搪塞带过,本来大家要为她举行一个小型的离职晚宴,也被老婆婉言
谢绝了。
  当我头疼欲裂的听完这些消息回到家的时候,结冻的泪水冰冷的贴在脸上,
我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无助的抱着脑袋整理着混乱的思路,想找到这一切问题的
根源。
  突然,一丝灵光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录影!对,就是录影,想知道这短短
的一个星期所发生的事情,以及老婆是不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离家出走,也许
可以从录影中得到答案啊。
  於是,我急忙扑向电脑,调出了最近一个多星期所录制的影像。
  画面显示,在我出差的前两天,老婆还是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的起居作息,
只是下班回来的比较晚一些,我估计是去看何亮了。晚上她会有一个多小时的通
话,从她略带娇羞开心的表情可以猜到她应该是在和何亮聊天。
  第三天,老婆起的很晚,大概是因为星期六的原因。精神饱满的老婆起床后,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拢了拢散乱的长发,便赤裸着身子到浴室沖澡。在沐浴过程
中,我发现今天她对自己的屄穴特别在意,沖洗的特别乾净,而且还会自我欣赏
的仔细观察已经被揉搓的有些红肿的两片小阴唇,梳理着稀疏的棕色阴毛。
  沐浴完了后,老婆赤裸着身子坐在梳粧台前精心装扮起自己,不出半碗茶的
功夫,一个性感娇艳的妇人呈现在了镜子里面。甚至可以用出水芙蓉来形容,看
到这儿,我竟然有些懊悔以前怎么没发现老婆是如此的美艳动人呢!
  并且老婆还在自己身体敏感的部位喷了少许法国名贵香水,这瓶香水是我去
年公司组织旅游,在法国花五百多欧元买给老婆,作为她的生日礼物,但老婆一
直不舍得用,连封条都没打开过。
  然后,老婆走到穿衣镜前,开始端详起自己的身子。她时而侧转身子,扶腰
挺臀,展示着白皙如满月般的肉臀;时而捧起殷实丰盈的乳房,戏谑般的揪着黑
紫的乳头扯动着,痛和快感让她扬起的嘴角发出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随后,老婆从衣柜挑了一件白色带底花的套头半袖纱织家居服,这件家居服
很短,还遮不到她的膝盖,圆润白腻的大腿只盖过一半;衣服虽不算很薄透,但
依然可以隐约中看到老婆丰腴熟透的身体,以及胸前紫葡萄般大小的乳头衬出的
两颗凸点和乳房的暗影,显然老婆里面没有穿乳罩和内裤,这已经成了她居家的
习惯。
  大约在九点的时候,屋里响起了敲门声。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的老婆,急忙跑
到穿衣镜前,又仔细的整理了一下已经打理的很精緻的装扮和发型,满意后才快
步去打开房门。
  门口站着的是何亮,他看到为他开门的老婆,兴奋的张开双臂抱住了老婆。
瘦小的身体像一颗陷入树干的小草,贪恋的紧紧地依偎在老婆的怀里。
  「干嘛呀!小坏蛋,让邻居看见,先关上门啊。啵!」老婆娇嗔道,但还是
在何亮的唇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才回身关上了门。
  「阿姨,小亮想你啊!想的要死要死的。」何亮依然偎在老婆的怀里,像一
个被母亲宠坏的孩子,撒着娇。
  「昨晚不是说让你多睡会嘛,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老婆轻轻推开怀里的
男孩,问道。
  「想阿姨睡不着,不如早点看到阿姨,嘿嘿!阿姨你好香啊!」何亮嗅着老
婆的身子,惊奇的讚歎道。
  「香么?就你这小狗鼻子灵。让你不好好休息,多睡会。」老婆听到何亮的
讚美,秀目开心的弯成了一道月牙,但还是在何亮的脑袋上轻敲了一下。
  「我才不是小狗呢,如果我是小狗,那阿姨是……哈哈……」何亮坏笑着分
辨道。
  「坏蛋!又在编排阿姨,找打啊!」老婆意会了何亮的恶意,佯装愠怒娇羞
的抬手想要抓住何亮适以惩罚。
  精灵水滑的何亮早就预料到了老婆出击,身子一转轻巧的避开老婆的抓捕,
顺势倒在了沙发上。扑空的老婆因用力过猛,也直直的倒在沙发上,重重的压在
了何亮的身上。
  「阿姨,我说的在理啊,实话好说难听点啊。」何亮再一次紧紧地抱住倒在
自己怀里的老婆,狡辩道。
  「坏亮亮,就算阿姨愿意做你的小母狗,你也不能说啊,讨厌……」被何亮
呼出的热气吹在耳朵上的老婆,心里一阵酸痒,瞬间没了刚才的霸气,柔情腻腻
的娇羞道。
  「哇……阿姨,你没穿内裤啊,下麵好多水啊!」何亮在和老婆贫嘴的时候,
他的中指已经熟练的钻进了老婆的屄穴里了,然后故作惊讶道。
  「嗯哼……小亮坏,不是你说的不让我穿内裤嘛,明知故问。啊……你碰到
阿姨的哪里了,好舒服!」老婆闷哼着,争辩着。家居服已经被何亮掀到腰间,
圆盘般的白臀在何亮手指的刺激下左右摆动。
  「阿姨,你真美!」何亮看着老婆娇美的样子,不等老婆反应过来,已经将
嘴唇堵在了老婆的性感的红唇上。
  两个人尽情的深吻着对方,舌头交替的在对方的嘴巴里进出着,被贪婪的吮
吸,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唾液,如吮甘露一般。
  「小亮,你的鸡鸡好硬啊,硌死阿姨了。」老婆脱离何亮的嘴巴,满面红晕,
嘴角挂着两人透亮的唾液娇喘的说道,伸手握住了何亮的肉棒。
  「阿姨,这两天一想到你,我的鸡鸡就胀的生疼,你帮我看看吧。」何亮装
作可怜的央求着老婆。
  「该!谁让你瞎心思坏事呢,知道厉害了吧,呵呵!」老婆虽然嘴里不依不
饶的说着,但手里却迫不及待的将何亮的裤子脱了下来。立刻,一个龟头红肿,
棒身白净的少年阴茎坚挺地立在了老婆的眼前。
  老婆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附身为何亮进行口交,而是咬着红艳的下唇,癡癡的
端详着眼前这个如铁榔头,形状怪异的少年的肉棒。像一个饥饿的路人看到了美
味的食物,而不忍心一口吃掉一样。
  此时,正被精虫上脑的何亮并没闲着,顺势撩起了老婆的家居服,一口含住
了老婆已经挺起的紫黑乳头,像婴儿般贪婪的吸吮起来,伸出枝杈般的小手紧紧
地握住了另一个多汁肉实的乳房。
  猝不及防的老婆娇媚的闷哼了一声,温柔的扶住了何亮的后脑,像母亲喂食
婴儿一样,微合双眸,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而后,慈爱的看着怀里的少年享用
自己的双乳,脸上绽放出柔顺、暧昧的微笑。
  「哦……小坏蛋轻点,嘶嘶……」老婆兴奋的发出蛇信般的嘶嘶声,握住肉
棒的手上下撸动着,一股股晶亮的液体被挤了出来,顺着指缝滴到了老婆的双股
间,润湿了稀疏油亮的阴毛。
  「阿姨,你的奶真香,真好吃!」何亮说完,嘴巴又含住了另一侧乳房,好
像感觉还不过瘾,便用牙齿轻轻的磨研起老婆的乳头。
  「哦啊……宝贝,你越来越会玩阿姨的奶子啦,好舒服啊!再使点劲,宝贝!」
老婆喃喃的说着,又再次合上了双目,享受着双乳被侵袭的痛爽感,半蹲的双腿
紧紧地夹住瘙痒的屄穴,下意识的摆动着滑腻的双臀。
  何亮得到老婆的鼓励更是大力的吸吮着乳房,揉搓着另一次乳房的小手不知
何时滑向了老婆的腿间,而老婆更是配合的打开已是淫水氾滥的双腿,任由何亮
的小手刮擦着已挺立起来红豆般大小的阴蒂,肆无忌惮的玩弄自己肥厚的阴唇,
以及让其毫无阻力的进出着自己的阴道。
  「小亮,先停下好么……哦……好舒服……阿姨有事要和你说……乖!听话,
宝贝。」老婆被何亮挑逗的气喘吁吁,喉咙里时断时续的发出低沉而诱人的呻吟
声说道。
  「哦,阿姨你说吧,我听着呢。」何亮一边说着,一边继续亵玩着老婆的乳
房,对老婆的要求并没在意。
  老婆爱恋的看着怀里的少年,扭动腰肢和何亮交换了位置,一屁股坐在沙发
上,让少年骑在了自己的腰间。然后,老婆一改刚才沉溺欲望时的媚态,捧着何
亮的小脸,一脸严肃的看着对方。
  「小亮,阿姨是真心喜欢我的亮亮,愿意为我的宝贝付出一切,阿姨永远是
小亮的。所以,不管阿姨将来会做出什么事情,你能相信阿姨么?恩?能相信么?」
老婆绯红的脸上秀眉重挑,凝视着面前的少年。
  「阿姨,我爱你,我相信你,上次让我爸知道咱们的事情已经是我不好了,
以后不管阿姨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和阿姨站在一起,齐心协力去面对的,相信
阿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何亮看着老婆严肃的表情也不得不正经起来,
虽然还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老婆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态度淩然,言辞
凿凿的回答了老婆的提问。
  「乖!还是我的小亮乖!小亮不可反悔哦,万一有事情发生一定要听阿姨的,
阿姨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小亮的事的。」老婆听到少年如此懂事的回答,眼睛竟然
有了些湿润。说完,在何亮的嘴巴上像是鼓励般的吻了一下。
  「阿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相信阿姨的。」何亮拍着瘦小的胸脯,煞有其
事的保证着,小孩子的脑瓜里根本就不会明白大人们的打算,只要给个甜枣就会
高兴的品尝半天。
  「来,阿姨给你口下,奖励一下我的听话懂事的宝贝。」老婆满意的伸手轻
柔着何亮白净的卵蛋说道。
  「好来,阿姨真好!」何亮高兴的像弹簧一样从老婆的身上弹起,跨站着将
自己挺立的肉棒放在了老婆的嘴边。
  老婆娇媚的看了少年一眼,张开红彤彤的双唇将少年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含在
了嘴巴里,像吃冰棒一样卖力而温柔的吞吐起来,时不时还会用柔软的舌头舔着
少年的睾丸,老婆胯间肥厚的肉唇明显的感觉又劈开了一些,一股淫水从红润的
裂缝中涌了出来。
  「小亮,阿姨想你的肉棒棒了,来肏阿姨的穴穴吧!」老婆吐出了嘴里的肉
棒,眼波流转,娇柔的对何亮说道。
  「好的,阿姨,我想从后面来。」何亮说着,挺着锤子般的鸡巴跳下了沙发。
  「小坏蛋,真把阿姨当小狗了啊!」老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很乖巧
的翻身,高高的撅起了肉感的圆臀。
  「嘿嘿!阿姨的屁屁真美!」何亮讚歎的说着,小手爱恋的抚摸了一会滑腻
的臀肉,然后掰开老婆的臀缝,小腰一挺,硕大的龟头很快消失在了老婆的屄穴
里。
  「哦……小亮真棒!啊……慢点哦,会把阿姨的洞洞撑坏的……啊……戳到
哪儿了,我的宝贝……好舒服!」不等老婆说完,有些急躁的肉棒已经在屄穴里
快速的进出起来。
  「啊……小亮也很舒服啊……阿姨,你的里面好滑,好软……我以后只肏阿
姨一个女人,天天肏阿姨的穴穴……我要让阿姨给我生小孩……啊……」被快感
左右的何亮语无伦次,近似梦呓般念叨着。
  「恩……阿姨的身子小亮随便玩……只要小亮不嫌弃阿姨,让阿姨做什么都
行……哦……」老婆将挂满红晕的脸深深的埋在沙发里,微眯着双眼享受着即将
来袭的高潮。
               未完待续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