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自定义原则】(修订续写)(28-29)

           原则28-大屋里的重遇
  我顺着「自定」上记录的地址,来到了之前那间咖啡店的附近。
  来的途中,我的身体状态渐渐回复正常,想来是迷晕药的药效跟副作用都渐
渐挥发掉。
  我在这一公里乘一公里的范围内四处察看,由於商店的区域佔了很大一部分,
住宅大概只有十来间。
  而这十几户住客,不论进出,都会经过一个十字路口。
  於是,我就站在路口的电灯柱旁,装作等人的模样。
  当然,我也经过了一番乔装,戴上了帽子和墨镜,即使让熟人看到,也应该
无法认得出我来。
  我无聊地按着手机,等待猎物的出现。
  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
  是若晴。
  在咖啡店里偶遇的小学同学,穿着一件不合身的夹克,拿着两杯咖啡,在我
面前经过。
  这样说起来,若晴上一次也是买了两杯咖啡。
  到底是为甚么呢?
  我好奇地尾随若晴,却发现若晴的走路姿态有点奇怪。
  她在半路上,时不时会暂停下来,有时候更痛苦得捂着肚子,害我差点忍不
住冲了出去。
  但我还是保持忍耐,既然若晴碰巧也住在这附近,说不定她会知道些甚么。
  我持续跟随若晴,来到了最后的一处转角位。
  这时,我手机的提示音突然响起,吓得我立刻停住了脚步。
  WTF!谁这个时候传讯息来呀?这么明显的声响,不会被若晴发现吧?
  我按着墙壁,偷偷地露出身体的一小角,用一只眼睛偷看转角后的路。
  却发现到,若晴已经失去了影踪。
  但是,转角后的小巷里,就只剩下两间房子。
  在这两间房子之中,可能就藏着我寻找的目标。
  我从外观察两栋房子,两栋都有三层高,比我的家还多了一层,而且在二楼
处有一个小露台,方便晾晒衣服。
  唔,还要继续等待吗,还是直接进去试试看比较好?
  我在两个选择之中犹豫不定,於是决定先看看刚才手机的讯息。
  我打开手机,关掉所有提示音效,然后打开讯息栏,发现讯息是由静怡传来
的。
  「主人,人家好想你哦~现在来我家好不好?
  p。s。姐姐不在家哦~「
  看到讯息的一刻,不知怎的,我的身体不受控地有了反应。
  唉,大概在我的脑海中,已经将静怡跟性爱关连上了吧。
  「抱歉哦,主人有点重要事情要做,过两天才来找你。」我回覆了静怡的讯
息后,继续守候在这个转角处。
  但是,没有等待多久,我就看到其中一间房子的露台,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
影。
  那两个身影,正正就是小雪跟凌雨殷。
  果然,就是这里没错。
  小雪穿着平日在家里常穿的睡裙,凌雨殷则穿着一套皮革内衣,漆黑的皮带
环环相扣,彷如SM女王的装扮。
  这套装束让我完全没有办法想像,眼前的人跟最初在机场遇到的,那个笨手
笨脚的文静少女会是同一人。
  凌雨殷从后抱着小雪,两人的关系似乎十分亲密。
  脸红红的小雪,对凌雨殷说着些不知甚么,然后凌雨殷开始把手伸进小雪的
衣裙里面。
  等…等一下!凌雨殷是女的,所以我不算是寝取られ吧?
  小雪被凌雨殷摸得很舒服的样子,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呻吟。
  我看着这样的情节,拳头立时硬了起来。
  妈的,我管你是不是寝取られ,总之除了我,谁也不能碰我的小雪。
  我立时冲往那栋房子,对着按铃狂按,甚至还忍不住拍打木门。
  不用多久,就有人来了应门。
  应门的,正是若晴。
  若晴仍然穿着那件过长的夹克,双马尾随着她的歪头摇摆。
  「咦,阿竣怎么会来这里?」她不解地问道。
  「我是来找凌雨殷的。」我说毕,也不待若晴反应,立刻便越过她,踏进了
屋内。
  径直冲至大厅之中,却发现了这里共有七个人,三名男生站在中央的真皮沙
发前,四名穿着女仆服的女生则站在沙发之后。
  「嗨,想不到那么快就见面了呢,小子。」三名男生里带头说话的,正是图
书馆遇到过的诚哥。
  「你!为甚么你会!」
  「我为甚么不可以在这里?想找我女神是吧,先把图书馆里那笔帐算清才说。」
诚哥摆出了战斗姿势,想跟我延续上次的战斗。
  我也摆出了姿势,调整好心理状态。
  没想到,身为甜故主角的我居然真的要动手干架。
  「停手。」这时,女王皮革装的雨殷,从二楼里走了下来,叫停了我们二人。
  「嗨,林竣。」凌雨殷走在诚哥的旁边,对我说道。
  「来,跟客人打招呼。」凌雨殷拍了拍手,命令身后的女仆。
  「欢迎光临。」四人同时欠身,向我行礼。
  「若晴,你也是,还不好好跟客人打招呼?」凌雨殷摆出一个责备的眼神,
向我身后的若晴说道。
  「是…主人…」若晴回应,然后解开夹克的拉炼,对我说:「尊贵的客人,
请看我这边。」
  我回望看身后的若晴,在她那件过长的夹克之内,竟然是被绳子紧绑的裸体。
  而且,若晴的下体插着一根自慰棒,棒的末端被用绳子固定着,因此不太会
掉下来。
  难怪刚才就觉得若晴的反应怪怪的…原来她走路的时候插着一根自慰棒…
  等等…那么就是说!
  「凌!雨!殷!你对小雪跟若晴到底做了甚么?」我立刻意会到,所有事情,
都是凌雨殷弄出来的,怒气莫名而生。
  「奴家做了甚么了吗?奴家还以为,仆人对客人打招呼是基本礼貌。」
  「你屁!你知道我说的并不是打招呼这件事!」
  「喂,你这小子,敢对我女神不客气?」诚哥声色俱厉地说道。
  「呀诚,」可是,凌雨殷却把诚哥叫停,在他耳边说道:「你们先……」
  但是,她说话的声音太少,我并没法听清楚对话内容。
  说完后,诚哥离开凌雨殷的身边,呼叫两名兄弟道:「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咦?奇怪了。
  我对於眼前的状况感到疑惑。
  凌雨殷竟然不打算借诚哥的力量来对付我,还让他们先离去?
  当我还在思考这件事的时候,诚哥走在我的身边,道:「小子,你还真幸运,
女神竟然三番四次的让我放过你。哼!可是,若果在街上给我遇到,你就没那么
幸运了。」
  放下狠话后,诚哥带着两男,踏出了这栋房子。
            原则29-与女王的打赌
  「那么,回到刚才的话题吧。」凌雨殷冷笑道:「我对她们做了甚么吗?这
样说来,你还不是一样吗?你以为你调教别的女生的事情,就没有任何人知道?」
  「你!」我很想反驳甚么,却完全被说中了。
  「说起来,那次在图书馆碰到的时候,你跟那个女生当时在做甚么呢?那个
女生的身体又是不是塞了些甚么呢?唔?」凌雨殷若有所指。
  我无言地呆站着。
  跟她做着同样事情的我,原来并没有办法、更没有资格指责她甚么。
  「那个女生好像是叫甚么,唔,童静怡来的?那套连身裙配上她那副好身材,
只要想想就令人欲罢不能。」凌雨殷的舌尖在两唇打圈,彷彿在回味当时的情景。
  不行,小雪已经落在她的手中了,绝对不能再让她碰到静怡。
  「我不管你对其他女生都做了些甚么,总之,你弄小雪跟静怡就是不行!」
  「哦?还真是个好主人呢,那么,」凌雨殷走上前,矮我10公分左右的她,
用手轻托我的下巴,说道:「林竣,我们来做爱吧。」
  我推开她的手,惊讶道:「吓?做爱?」
  「当然,并不是单纯做爱那么简单。我们来打个赌,若果你成功令我高潮的
话,我就把林雪瑶还给你,而且答应你不碰童静怡。」
  「那如果我做不到呢?」我立刻反问。
  「那么,童静怡我就收下了。」
  「你…」可恶,现在小雪在她的手上,而且仍然还未搞清她到底对小雪做了
些甚么,情况对我十分不利。
  就算条件再差,我也还是非得接受不可。
  「这样说来,你好像对我很有兴趣呢,我就破例让你看看吧。」凌雨殷这样
说道,然后轻抚脖子上的项炼,射出一股红光。
  那股萤光棒般强度的光线,对我来说再也熟悉不过。
  这股红光,跟「自定」发出的蓝光十分相像。
  「甚么!」我惊讶地发出。
  也就是说,「自定」不只有一本?还是说,是拥有别的技能的精灵?也就是,
这个世界的精灵不只依莉一个?
  我极度惊讶,没办法停止自己心底的疑问。
  「客人,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没有?」凌雨殷奸笑道。
  「你…」拥有这股自信的她…毫无疑问地拥有着甚么技能。
  这个状况下,我根本没有任何选择。
  「好,我就跟你玩玩。」
  凌雨殷身后的四个女仆各拿了一个盘子出来,上面放着各种不同大小尺寸形
状的性玩具,有不同型号的跳蛋,也有各种各样的震动器。
  凌雨殷坐回沙发上,摊开双手:「这里的道具随便拿来用,或是你一来就自
己插进来也没所谓,任君选择。」
  我也很想立刻就把这个女人干死,可是以常识来说,这样的话女生根本很难
产生快感,更别说高潮了。
  於是我随手就拿起一根按摩棒,走近凌雨殷。
  「阿?首先用这根按摩棒吗?很会选呢,我平时也很喜欢用这支。」
  我忍受不了凌雨殷对我的嘲讽,一个劲儿地亲了上去,但当我把舌头伸进了
她的口腔,才发现她的口腔感觉有点不一样。
  凌雨殷的舌头彷彿不只一根,我的舌头甫一伸进去,便受到了四方八面的攻
击。
  数根舌头从不同方位挑逗我的舌头,令人不禁联想到如果这根舌头是肉棒的
话…
  在我进行幻想的时候,凌雨殷把舌头抽出,拉出一条长长的水丝。
  「唔~很久没试过这么舒服的一吻呢,不愧是依莉的契约者。」她的感想。
  「!!」没想到,除了我的女伴之后,她竟然连依莉的存在也都知道。
  到底凌雨殷掌握了多少我的事?
  「惊讶吗?果然依莉没有跟你提起过我呢,还真是有点受伤。」她这样说道,
然后把头伸过来我的耳边,柔声道:「来吧,来好好安慰奴家。」
  我拿起按摩棒,在凌雨殷的阴部打圈,然后一手一口进攻凌雨殷的各个部位,
从颈部、双乳、大腿、一步步的挑逗她的身体。
  但是,总感觉她身体的敏感度比起小雪跟静怡相差太远,无论我怎样尝试,
她的阴部都没有很湿润。
  要是她们俩的话,可能已经在哀求我插入。
  到底怎么样才能令她兴奋?
  难道凌雨殷是性冷感?所以才提出这个对自己有利的打赌?
  再这样下去的话,没有可能赢到她…
  对了,我不是有魅惑可以用吗?
  只要对凌雨殷用这招,我就不信她兴奋不起来。
  於是我对吊饰轻扫几下,发动技能。
  但是,即使发动了技能后,情况仍然没有变化。
  即使过了十五分钟,凌雨殷的身体仍然没有兴奋的迹象。
  对於这个情况,我开始感到焦急。
  而凌雨殷也同样,感到不爽。
  「再这样磨蹭下去,奴家可要判你输了阿~」
  「喂,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又没有说要限时。」我尝试争取多一点时间,让
技能能够更好发挥。
  「不然还要等到你明天吗?你看,都快半小时了,还在那边毛手毛脚的。」
然后她贴近我的耳边,说道:「还是你认为,你的技能,对我会有用?」
  「!!」今天对着凌雨殷,已经多次被说中了,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凌雨殷这时把身上的皮革全部脱下来,然后邀请我道:「直接进来吧,看谁
先高潮,谁就输。」
  同时,她的女仆们也走了过来,把我的衣服通通脱下。
  凌雨殷倚靠着沙发,把双腿打开成M字形,我走上前,把肉棒插了进去。
  「唔,又硬又热的真让人受不了,果然跟自慰棒甚么的没得比。」她顿时作
出了感想。
  我心底里有想过回嘴甚么的,可是我却舒服得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凌雨殷的小穴,居然跟她的口腔一样!
  除了本身温热的阴道壁之外,肉棒的不同部分都体验到有吸吮和被舔的感觉,
就好像同时有五、六个女生伸出舌头挑逗我的肉棒一样。
  不行…这种感觉…数根舌头各自朝不同方位移动,舔着肉棒的各个部分,灵
活的舌尖们不停的游走,没有一刻停留。
  不行…这样我五分钟都抵抗不住…
  啊…但是…太舒服了…拔不出来…
  怎么办…
  凌雨殷的小穴…太爽了…
  「啊…啊…」承受不了这种舒服感的我,发出了专属男人的低呻。
  过了接近三分钟,我已经要射出来了,肉棒也涨满得十分厉害。
  我抓住凌雨殷的腰,正准备进行加速,这时却被凌雨殷的双脚推开。
  「不行哦,可还不能射哦~奴家还没爽够呢~」她用脚顶住我的身体,制止
了抽插的动作。
  半根肉棒停留在凌雨殷的体内,舌头正对准男人射出精液的位置,一股劲儿
地舔着,感觉就像口交一般。
  「不…行!」我忍住射精的冲动,把肉棒全部拔出来。
  原来准备射精的肉棒,已经发涨得微微发紫,依附着的血管也微微凸起,就
像手臂上的那些静脉血管一样。
  我一大口一大口的呼吸,想令自己恢复过来。
  「呀啦,能抵抗得住奴家的『魔壶』三分钟的男人,还真是很了不起呢。」
凌雨殷讚赏道。
  等,等等,魔壶,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想了起来,上一次听到『魔壶』这个词,是跟依莉「出火」的那个时候。
  『呵呵,主人还不错嘛,能撑住』魔壶『二十个回合,已经很厉害。』这样
说的话…凌雨殷难道也是精灵!?
  「那么,来做到最后吧~」凌雨殷不给我思考的机会,双脚夹紧我的腰,推
动我前进,肉棒毫无阻碍的再次进入到小穴里。
  啊…不行…果然还是很舒服…太爽了…
  穴壁的温热配上舌头的挑逗,不愧是被称为『魔壶』的阴道。
  不出三十回合,就迎来了精液发射的阶段。
  「啊啊啊,这肉棒好猛…射出来的很多,很热~」我在凌雨殷的体内发射,
数根舌头争相过来,把精液吸食走。
  「奴家真高兴呢~这样奴家的那里就能够吃饱饱了~」
  这次射精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彷彿把我毕生的精液都射光一样,我一时虚弱
的跌躺在地上。
  凌雨殷把手指挡住小穴、将流出的精液再度拉进小穴里面,她一直重覆这个
过程直至精液都塞进了她的小穴里。
  然后她对我说道:「唔,真的射了好多,奴家很满足~对了,看你表现这么
好,奴家破例告诉你一个秘密。」凌雨殷稍作停顿,续道:「那就是,刚才呀诚
他们呢,已经出发去童家了噜~」
  「甚么!?」疲倦的我一下子吓得跳了起来,我立刻惊觉,原来刚才凌雨殷
跟诚哥密谈的,就是这件事。
  妈的,绝对不能让她得逞。
  我抢过若晴手上拿着的属於我的衣服,以九秒九的速度极速地穿上,然后一
股劲儿地冲了出去,赶往童家。
  「呵呵,男人就是性急呢,连这种玩笑也会相信。」凌雨殷笑道,然后呼唤
若晴:「来,若晴过来,好好侍候奴家。」。
  「是,主人。」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