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长编小说  »  【夏季情人】(完)

               楔子
  台湾的夏季,热闹的夜市入口,汹涌的人潮来来往往,夹杂着各个摊贩的招
呼叫卖声,营造出最具特色的观光景点。
  冯雅元站在路口一角,高大的身形与俊帅的面孔让每个过路的人都不禁多看
了两眼,却都被他冷淡的表情给吓得收回视线。
  突然间,尖锐的女声响起,经过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发声处。
  「色狼! 」
  一名年轻女孩忽然指着冯雅元大叫,旁边的同伴也目光不善地瞪着他。
  「你以为人多就可以这样干吗?居然敢毛手毛脚的!」另一名年轻女孩的嗓
口也不小。
  冯雅元拿下嘴边的烟,淡瞟了她们一眼,认出是刚才粘在他身边的女孩,眼
底闪过一丝不耐,掉转视线不想理她们。
  「说话啊!」身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年轻女孩的声音也就越大。「敢做不
敢当吗?人长得高就了不起啊!可以这样欺负女孩子吗?」
  「是啊,你刚偷摸的动作我都看到了!」
  围观的群众开始鼓噪,大有为弱者出头的意味,
  这时,一抹纤细身影出现在冯雅元身旁。
  「请等一下。」她举起手,成功地夺得众人的注意力。「那个……我刚刚站
在旁边都看到了哦!」
  「你是谁啊?」年轻女孩斜睨她一眼,语气不善。
  「正义的路人甲。」潘巧佩耸了耸肩,没傻得自报姓名,现在有些小孩很记
恨的,她要小心点。「小妹妹,你们这样做不太对哦!要不要趁现在事情还没闹
大,跟这位先生道个歉就算了?」
  潘巧佩很好心地建议,眼前的女孩子大概才高中吧?看起来相当叛逆,有几
分不良少女的模样,让她考虑是不是别多管闲事的好。
  可是如果她不站出来,这个男人真的被误会了怎么办?
  「你在说什么啊?」左边的女孩听了她这么说,很不高兴地瞪着她,只差没
动手。「我被摸了还要跟色狼道歉,哪有这种道理?」
  「对啊,你这个女人是哪里冒出来的,关你什么事啊?」旁边的同伴也是面
色不善。
  「我一直站在旁边,所以你们十五分钟前跟这位先生搭讪、他完全不理你们、
然后你们对着他呛说『嚣张什么』的经过,我统统都看见了。」潘巧佩说得很简
单,不过嗓口可大了。「我想你们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想诬赖他性骚扰吧?
只是被拒绝就这样陷害人,不太好吧?」
  她在旁边观察好一会儿了,男人虽然一头黑发,却有着漂亮的蓝眼睛,再加
上深邃立体的五官,看起来是个混血儿,而他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说,搞不好根
本不懂中文,所以她才鼓起勇气跳出来帮他,不然也许他被围殴了都不知道原因。
  围观群众哗然,指责的目光纷纷投向两名小女生。
  「你……你不要乱说!你有什么证据?」少女有丝慌张,却仍是嘴硬。「说
不定你们两个是一伙的,你当然帮着他说话!」
  看着不肯认错的少女,潘巧佩耸耸肩。
  「不然大家都不要动,我打电话报警。」说着拿出手机,对着少女微笑。
「我愿意帮他作证,如果他不会说中文,我也可以当翻译。」
  「你……」提到要报警,两名小女生明显地迟疑了。「你给我记着!」
  狠狠瞪了潘巧佩一眼,两个人冲出人群,没再回头。
  事件落幕,围观的人也逐渐散去,很快地,只剩下冯雅元和潘巧佩还站在原
地。
  潘巧佩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心里想着他该不会真的听不懂中文吧?不过就
算听不懂,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也很扫兴。
  「我跟你澄清一下。」她难得多事,干脆就鸡婆到底。「台湾人是很热情善
良的,刚刚那两个小女生完全是例外。」
  她说的是英文,但那男人还是没说话,就只是看着她。
  潘巧佩偏了偏头,决定自己能做的都做了,没必要再继续陪他罚站下去。
  「祝你逛街愉快,再见。」她转身想走,却听见了带点外国腔调的中文。
  「可以请你当我的导游吗?」
  他会说话耶!不不不……是会说中文耶!
  她抬头看他,思考半晌,露出一个笑容。
  「没问题。」就当是替台湾人平反一下,她就好人做到底。「走吧,我带你
去吃最道地的小吃!」
                第一章
  「他要回来了。」
  正喝着咖啡的徐仲茵微微一愣,面露疑问地看向好友。
  「谁?」没头没脑地冒出这样一句话,她哪知道谁要回来了?
  潘巧佩咬了咬下唇,却没有再说话。
  看着她那样子,徐如茵灵光一闪地接连上同学的思维。
  「那个男人?」看见她点头,徐如茵微微皱眉,有丝意外。「他回来找妳?
他恢复记忆了?」
  一想起这段往事,她还是觉得命运捉弄人啊!
  四年前她这个同学轰轰烈烈地谈了一场恋曲,对象是个有着二分之一华人血
统的混血儿,热恋的两人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决定要结婚,可偏偏男方的家人
大力反对,坚持给潘巧佩一个隆重婚礼的男人只好飞回美国大力抗争,没想到这
一去便再也没有消息。
  原以为是潘巧佩遇人不淑,碰到了个花言巧语的爱情骗子,说什么家里反对
婚事,其实都是假的!却没想到经过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男人回国后出了场车
祸,外伤虽然不严重,遭受撞击的头部却让他遗忘了部分记忆。
  因为他的失忆,论及婚嫁的两人也因这场意外而分开了!每次看到被留下的
潘巧佩,她总是忍不住怜惜她多舛的命运。
  「没有。」潘巧佩小脸黯淡,神情有点沮丧。「是公事。」
  「小姐,妳能不能说清楚一点?」就想说她今天怎么会这么好兴致,居然约
她出来喝下午茶,果然是有事。
  「先前我工作的饭店不是被收购了吗?」看着徐如茵恍然大悟的模样,潘巧
佩也不禁苦笑。「是的,就是他家的公司。」
  徐如茵真是无语问苍天啊!命运真的玩他们玩上瘾了吗?
  「那妳打算怎么办?」她怎么想,就只有「麻烦」两个字。「如果当初他真
的是因为失忆而没回来,那现在也不会记得妳;如果当初他只是抱着玩玩的恶意
没回来,那现在再见面也只是多伤心而已。」
  徐如茵实事求是地分析之后,叹了口气。
  「妳考不考虑辞职?」她不觉得两人再见面是件好事。这四年来,潘巧佩好
不容易走出阴霾,她不希望她再受到伤害。
  潘巧佩摇摇头。「饭店给的薪水很好,而且在大家都这么紧张的时候,我不
应该离开。」这就是潘巧佩,胆子也许不够大,但是相当富有正义感。「我想,
他应该忘了我了……没关系的……」
  听她说得迟疑,徐如茵倒也没试图戳破她的不确定。
  「是吗?妳确定妳应付得来?」当初潘巧佩被抛下时的痛苦,徐如茵都看在
眼底,一连串的打击之下,当年她还真怕潘巧佩会寻短,幸好潘巧佩终于走出来
了,现在又要回头了吗?
  她对那男人用情这么深,即使他不记得她了,她能忘记先前的一切吗?
  潘巧佩又再度沉默,好半晌才开口。
  「对于他,我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她轻声地说,垂下的眼眸不带情绪。
「我只想好好过生活,不再让大家操心。」
  四年前自己的模样吓坏了不少人,也让身边的人担心不已,她不会再重蹈覆
辙了!
  徐如茵忍不住叹息。
  「我是不希望妳见他,不过如果妳觉得没关系,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虽
然她认为两个人若再见面,肯定横生枝节。
  「我也会把他当成陌生人的。」曾经痛苦过,但家人及好友给了她最大的支
持,也给了她努力下去的勇气。「之前的事都过去了,